長城往事.jpg女真族的先祖們在中原建立過一個強大的金朝,這些帝國的締造者們早已融合到漢族中去了,留在白山黑水的女真族還是一群互不統屬的半開化部落,他們的首領們接受了元朝的官職,世領自己的土地,過著半農耕半漁獵的生活。

 

到了明代他們同樣接受了朝廷封號,明太祖把他們劃為三衛:海西、建州和野人。這與兀良哈三衛的性質一樣,都被稱作「羈縻衛」。名義上是朝廷藩臣,向皇帝進貢,實際上獨立處理自己的事務。明太祖給他們的敕諭中寫到:

 

今朕即大位,天下太平,四海內外皆同一家。恐爾等不和,不相統屬,強凌弱、眾暴寡,何有寧息之時?今聽朕言,給與印信,自相統屬。打圍放牧各安生業;經商買賣以便往來。共享太平之福。(朝鮮李朝太宗實錄》

 

雖然皇帝有了敕諭,女真各部還是衝突不斷,朝廷仲裁他們的矛盾又往往使部落間衝突轉化為他們與朝廷的衝突。後來朝廷也就盡量少參與他們的糾紛,努爾哈赤的開始擴張也就沒有受到干涉。

 


努爾哈赤經常從家鄉費阿拉去開原貿易,開原是明軍要塞,也是個重要集市。蒙古和女真各部首領帶著他們的部屬去作生意,用馬匹、人參、貂皮、蜂蜜去換得耕牛、鐵鍋、農具和其他日用品。交易完畢後,明朝官員要宴請這些酋長,在太平時候這裡是一處熱鬧繁華的地方。

 

努爾哈赤在這裡結識了許多朋友,他們之中有不少女真和蒙古酋長,也有軍官。他取得都指揮使職銜以後不動聲色的擴展實力,十年後成為一名見多識廣的強大部落首領。

 

有一個關於努爾哈赤克制態度的傳說。遼陽長官派了一名低級官員蕭某冒充總督去出巡建州,探查努爾哈赤的動態。這個冒牌總督作威作福、咄咄逼人,努爾哈赤畢恭畢敬、小心翼翼。最後蕭某接受了大量禮品滿意而歸,努爾哈赤親自送他離境。兩人到了沒有他人的地方時,努爾哈赤拍著那個假總督的背說:「難道我認不出你這個遼陽無賴蕭某麼?我本來可以殺掉你再奏報朝廷你冒充總督的罪過,只是這會令朝廷難堪。你回去報告你的長官,今後再也不要作這種事了。」明人黃道周評論說:「中國每事貽笑遠人,安得不啟其輕侮之心哉。」

 

如果說努爾哈赤這些年來對朝廷是恭謹的,那麼朝廷對他的擴張也是容忍的,因為朝鮮的戰事進行了六年,明軍不希望在自己的後方出現一個敵人。但是其他女真部落並沒有坐視努爾哈赤的崛起。

公元一五九三年(明萬曆二十一年)葉赫部組織了九部聯軍討伐建州,聯軍中包括了蒙古科爾沁部,努爾哈赤得到敵軍次日到達的消息以後立刻作好迎戰部署,然後倒頭大睡。據《清太祖高皇帝實錄》載:他的妻子半夜推醒他說:「爾方寸亂耶?懼耶?九國兵來攻,豈酣寢時耶?」努爾哈赤回答:「人有所懼,雖寢不能寐;我果懼,安能酣寢?前聞葉赫兵三路來侵,因無期,時以為念。即至,吾心安矣!」

 

九部聯軍受阻於堅寨之下,兵力又無法在狹長的古勒山谷中展開,只能形成一字長蛇。這正好中了努爾哈赤的伏兵之計。建州鐵騎自古勒山上直衝而下,九部聯軍大潰。

 

努爾哈赤雖然聲威大振,但是他始終謹慎用兵,特別避免與蒙古各部衝突。他最後以聯姻方式把科爾沁部爭取到自己一方來,此後的四代愛新覺羅家族中,有四后十三妃出自科爾沁部。其中最為傑出的是皇太極的孝莊文皇后,她以靈活的手腕避免了帝位爭奪的流血衝突。

 

公元一六○六年(明萬曆三十四年)喀爾喀五部蒙古尊努爾哈赤為昆都侖汗,女真與蒙古的聯盟走出了第一步。

 

朝廷對努爾哈赤的擴張也設下了限制,決不允許他吞併葉赫部,否則就是與朝廷為敵。於是他把葉赫留在了最後,而把擴張轉向北方,那裡盛產貂皮,建州的商人去那裡收購毛皮向北京進貢。

 

黑龍江、烏蘇里江畔的赫哲人、鄂倫春人、鄂溫克人都是捕貂能手。何秋濤在《朔方備乘》中記載了他們捕貂的方法:

 

捕貂以犬,非犬則不得貂。虞者往還,嘗自減其食以飼犬,犬前驅停嗅草間,即貂穴也,伏伺擒之;或鶩竄樹木,則人犬皆息以待其下。犬惜其毛,不傷以齒;貂亦不復戕動,納於囊徐俟其死。

 

公元一六一六年(明萬曆四十四年,後金天命元年)有數名建州商人被北方的薩哈連部、虎爾哈部殺死,這就給了努爾哈赤藉口。他立刻組織遠征,他的大臣們都勸阻他說:「夏季多雨泥濘,行軍困難,不如等到冬季結冰之後再行動。」努爾哈赤說:「冬季固然便於行軍,但是對方也會作好準備。他們在秋天把糧食埋起來,全部族北逃,待建州退兵以後再回來。」

 

 這次遠征勝利,建州準備了一支大船隊,水陸並進抵達黑龍江流域,他們遵照努爾哈赤的指示:「俘獲之人須用善言撫慰,飲食甘苦一體共之,則人無疑畏,歸附必眾。」(《滿文老檔太祖》)於是努爾哈赤的土地和民眾都增長了許多。

 

努爾哈赤此時並不知道他是在與一個強大的對手競賽,不知道形勢的緊迫。俄國哥薩克早已越過烏拉爾山,他們也在大踏步趕向黑龍江。

 

公元一五八五年(明萬曆十三年)哥薩克滅西伯利亞汗國。這是一個鮮卑族後裔建立的汗國,這個民族現稱錫伯族。

公元一六○四年(明萬曆三十二年)俄國人在鄂畢河上游建托木斯克城。

公元一六一九年(明萬曆四十七年,後金天命四年)他們建葉尼塞斯克城。

公元一六三二年(明崇禎五年,後金天聰六年)他們建雅庫次克。

公元一六三八年(明崇禎十一年,清崇德三年)他們在太平洋東岸建鄂霍次克。

公元一六五八年(明永曆十二年,清順治十五年)俄國在黑龍江上游建尼布楚城。

 

哥薩克的主要目標是貂皮,這個時候歐洲的商人紛紛趕到寒冷的北美和北亞去收購珍貴的毛皮。過去只有貴族才能穿戴貂皮,如今商業革命興起,富裕的商人向宮廷風尚攀比。這些珍貴毛皮供不應求,於是貂皮成為莫斯科的重要財源,也是聯絡各國宮廷的主要禮品。據估計,西伯利亞毛皮約佔沙皇歲入的百分之七至三十,公元一五六七年(明隆慶元年)沙皇贈給雷根斯堡馬克西米連二世(Maximilian II, 1527-1576)的禮品幾乎全是紫貂皮。

 

努爾哈赤正好搶先一步到達黑龍江,他的繼承人接著臣服了全流域。當哥薩克人向那裡的達斡爾各部徵收貂皮和糧食,勸誘他們接受俄國保護之時,他們處處得到了同樣的答覆:「我們是南方博格達汗的臣民,我們不向你們的沙皇進貢。」努爾哈赤更不知道這場競走對中國和世界歷史的影響,但是他不遺餘力的奔向北方,在黑龍江上擋住了哥薩克。(摘自《長城往事》35章)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