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4》中國對文藝復興的貢獻(二)

文/孟席斯(《1434:中國點燃義大利文藝復興之火?》作者) 

 1434-s.jpg    

從中國大量轉移到歐洲的新知,短期之內紛至沓來,導致了我們稱之為文藝復興的這個革命。

國王、船長和導航員不僅首度擁有可一窺世界真容的地圖,還取得儀器和天文表,指引他們如何由最快捷的路徑到達那些新陸地,以及如何安全地返回家園。

當他們來到新世界時,等待他們的是一個由中國人、阿拉伯人和印度人建立的國際貿易體系──佔世界的國民生產總值一半。該體系是以運送中國製商品向世界其他地區交換原料為基礎。憑數百年來成千上萬次海上旅行,季風及信風磨練了幾個世紀的經驗,建構出一套交易模式。當中國退出世界舞台後,這個貿易體系被歐洲接手。

歐洲人不僅發現富庶的新陸地,還發現由中國人開創之精密移植和基因工程的成果──東南亞的玉米,發源於美洲;亞速爾群島的棉花,是印度和美洲品種異花傳粉的結果;紅薯來自南美洲,養活了橫渡太平洋到紐西蘭的原住民;水稻從中國傳到巴西,又到「新英格蘭」。柑橘果園遍布卡羅萊納州、佛羅里達州、祕魯、西非和澳洲。

同樣情形也適用於動物──大型蝸牛工廠在南美洲的巴拉那河(Paraná River);亞洲雞在南美各地;美洲火雞(de l’inde-dinde)在印度;中國馬在北美洲;養魚場在紐西蘭。過去六百年來為世界提供食(玉米)、衣(棉花)、住(椰子)等資源的植物,早在歐洲人發現新大陸之前,已在大陸之間移植或轉運。

原料已加以開採且運送給各大洲。歐洲人曾在澳洲發現開採過的金礦,在紐西蘭與新蘇格蘭發現鐵礦,在北美洲發現銅礦,在奈及利亞則有精良的鋼鐵工業。

新的製圖方法使歐洲人得以用地圖表示新世界的巨大財富。印刷術讓這些奇異發現的消息廣泛地傳播出去,無遠弗屆──特別是在新興的、活耀的、有競爭力的歐洲民族國家之中。

同時,歐洲人獲悉中國火藥,加上先進的中國武器──火箭筒、迫擊砲、炸彈、火箭和大砲。可憐的印加人(Incas),以翎毛戰袍與棍棒為武裝,被皮薩羅(Pizarro)底下一群殘酷無情但勇敢絕倫的西班牙征服者夷平了。阿塔瓦爾帕(Atahualpa,編按:印加帝國的末代皇帝)毫無希望,蒙提祖馬(Montezuma,編按:指蒙提祖馬二世,阿茲特克帝國的末代皇帝)也一樣。皮薩羅的大屠殺的結果,西班牙霸佔了世界上最有價值的銀礦。

印刷知識準確且迅速地傳播新世界的豐饒情況。有了火藥武器,歐洲的競爭呈現出新的潛力與迫切,引起征服新世界的狂熱競賽。

同樣戲劇性的變化在歐洲也可看到,特別是在糧食生產、採礦和原料加工。一四四○年代在波河流域引進水稻,其成功是仰賴李奧納多‧達文西和法蘭西斯柯‧迪喬治設計的引水渠、運河及閘門系統,加上新的中國斗式泵──使水能夠以及時、合算的方式被轉送通過稻田。

波河的治理──透過使用「中國式」閘門和支渠─促使米蘭大興土木。以水力渦輪機驅動的壓縮機,達到了適合窯和熔爐的更高的燒製溫度。穀物現在可用新的高效率風車研磨,其設計是中國工程師歷經數世紀研發出來的。

在藝術和建築方面,由阿爾貝蒂的理性數學提出説明、然後由達文西的才華使之完善的新透視法則,能夠應用於創造各種新建築物──透視法則可藉著印刷品精確且快速地加以解釋和描述。這些新觀念像森林大火般從佛羅倫斯向外蔓延。

也許從中國傳到歐洲最重要的一個知識是宇宙如何運行。希臘人和羅馬人認為地球在宇宙的中心,而太陽和行星則繞著地球旋轉的觀念,已被數學解釋的理性系統所取代。人們現在可以也的確重新審視一切事物,並檢討自己在這世界上的位置。這種新的研究精神應用於生活各個層面──在物理、數學、科學和工藝學,藝術和宗教也一樣。沒有教會的同意也可以解釋一切事物。思想從數世紀以來的宗教教條中得到解放。

在彩圖的跨頁圖表中,有托斯卡內利、阿爾貝蒂、庫薩的尼可拉斯、雷喬蒙塔納斯、塔科拉、法蘭西斯‧迪喬治、皮薩內洛與豐塔納等人的「發明」與發現。可以看出,在一四三四年之前他們幾乎沒有任何創作成果,其後卻迸發出新的觀念、發明和理論。

一四三四年知性知識的轉移,發生於一個已創造了數千年文明的民族,以及正要從羅馬帝國滅亡後的千年停滯中蛻變而出的歐洲之間。中國種子落在非常肥沃的土壤上。

迄今,文藝復興被描述為希臘、羅馬的歐洲古典文明的重生,中國的影響被忽略了。儘管希臘和羅馬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我認為中國知性知識的轉移是點燃文藝復興的火花。

        該是忍痛對歐洲中心論的歷史觀做重新評價的時候了。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