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諾.布洛克哈特很特別,從他還是無憂無慮的孩童時,這點就十分明顯。大自然之母通常吝於賜予人類天賦,但她對康諾卻傾囊相授,彷彿所有優點都集中在他身上,天資聰穎、濃眉大眼、舉止優雅。

康諾成長的環境也很幸運,他成長在富裕、奉行平等公義的社會中,至少表面是如此。他被教育成是非分明的孩子,不受貧窮或暴力污染,對他來說一切都很直接--大索堤島代表對,小索堤島代表錯。

我們大可以回溯康諾的童年,指出某些事件,說,就是在此時,男孩變成男人,我們早該知道。後見之明往往缺乏科學證據,不過,康諾童年時在王宮發生的一件事的確暗示了他的潛能。

事件發生在康諾九歲時,當時他在城堡的小禮拜堂和主樓後方蜿蜒的佣人通道閒晃,他的伙伴是比他年長一歲,也比他敢於冒險的依莎貝拉公主。依莎貝拉和康諾向來形影不離,時常渾身沾滿泥巴血塊和各式穢物,幾乎很難分辨出哪個是男孩、哪個是公主。

這個夏天的傍晚,他們玩膩了追蹤廢棄煙囪源頭的遊戲,決心扮成海盜,突擊國王的寢宮。
 「妳可以當烏鴉船長,」小康諾舔掉嘴角的煤屑,說:「我當把斧頭插在他頭上的服務小工。」
 依莎貝拉很漂亮,生了一張小巧玲瓏的臉蛋,配上棕色的杏眼,但此時她看起來比較像掃煙囪的小孩,而非公主。

「不要,你當烏鴉船長,我當人質公主。」

「沒有人質公主,」康諾堅決地說,擔心依莎貝拉又要隨自己的喜好任意竄改故事,在之前的遊戲中,她加進獨角獸和仙女,那些東西當然不是原本故事裡的角色。

「當然有,」依莎貝拉爭辯:「我說有就有,我是真的公主,而你是氣球上出生的小孩。」

依莎貝拉本意是為了侮辱,但在康諾心目中,氣球是最棒的出生地點。

「謝謝。」他咧嘴笑著說。


「那不是好事。」依莎貝拉尖聲說:「約翰醫生說你的肺可能壞掉,因為海巴 太高。」(譯注:公主想說的是「海拔」。)

「我的肺還比妳的好,妳看!」康諾仰天長嘯,證明他的肺多健康。

「很不錯,」依莎貝拉佩服地說:「不過我還是人質公主,你可別忘了,要是你惹我生氣,我可以把你處死。」

這點康諾不會太擔心,因為她一天至少下令將他吊死十次,而且至今仍未實現,他比較擔心依莎貝拉開始變得沒那麼有趣了。他要找的是跟他一起射紙飛機和吃蟲子的玩伴,但是最近依莎貝拉好像對角色扮演和親吻更感興趣,康諾得假裝他們是童話故事裡逃離芬恩城堡的戀人「狄亞邁德與格拉妮」,公主才願意到煙囪裡探險。

不用說,康諾一點也不想當傳說故事的戀人,那種人不會飛到任何地方,也不會吃蟲子。

「好吧,」他嘆氣說:「妳是人質公主。」

「太好了,船長。」依莎貝拉甜甜地說:「現在你可以把我拖到我父親的寢宮,要求贖金。」

「用拖的?」康諾抱著一絲希望問道。

「假拖,不是真拖,不然我把你吊死。」

九歲的康諾以異常清楚的頭腦想:如果每次依莎貝拉下令後他就被吊死,那他的脖子會比非洲塞倫蓋蒂國家公園的長頸路還長。

「好,假拖,我可以殺遇到的人嗎?」

「一個都不放過,但是先不能殺我爸,等我看到他有多傷心之後才能殺。」

一個都不放過。 

太棒了,康諾邊想邊揮舞手中的木劍,木劍像海鷗的翅膀般切割空氣。

像翅膀一樣。

兩人穿越碉樓。她嗚嗚大叫,他啊啊大吼,所經之處都引來慈愛中帶著些許疑慮的目光。宮殿裡只有他們兩個小孩,倍受寵愛,卻不驕縱,父母在附近時也算彬彬有禮,但是他們手腳不太乾淨,常在日常出任務時順手拿走他們看中的東西。

一天下午,義大利籍的金箔工匠暫時放下手邊工作,離開他的小天使,回來時刷子和金箔盤都不見了,後來被人發現金箔塗在一隻死了一個禮拜的海鷗翅膀上,有人想放牠飛下防禦牆。

他們上了橋,跑到主樓。那是國王寢宮、辦公室和會議室所在地,通常他們到了這裡都會被哨兵婉言勸離,但是國王剛才正好探出窗戶,派那名哨兵趕搭駛往威克斯福德的船,替他下注十先令在卡拉克魯海灘賽馬場的一匹馬兒上。王宮裡有電話,但是還沒通到愛爾蘭,而愛爾蘭的經紀人拒絕接受以信號機傳送的賭注。

短短兩分鐘的時間,公主和海盜發現主樓無人看守,喜出望外。他們大搖大擺地走進去,彷彿自己是城堡主人。

「當然,在真實生活中,我就是城堡主人。」依莎貝拉從不錯過任何提醒康諾她尊貴地位的機會。
「啊……」康諾發自內心地大吼。

螺旋狀的樓梯有三層,佣人、律師、科學家和公務員川流不息,但是兩人靠著小孩的狡黠和運氣,上了階梯,到了國王寢宮的入口,入口處是兩扇莊嚴的橡木大門,每一扇上面各刻了半幅索堤島旗,並以拉丁文寫著「保衛城牆」。島旗上有一枚紋章,垂直平分為二,一半是深紅色,一半為金色,中間印了一座白磚塔樓。

門微微開啟。

「門是開的。」康諾說。

「門是開的,人質公主。」依莎貝拉提醒他。

「抱歉,人質公主,我們去看裡面有什麼寶物。」

「康諾,我不應該去找寶物。」

「我是烏鴉船長。」康諾說著,一邊鑽入門縫。

國王寢室如往常般散落十幾個實驗的殘跡,壁爐前的地毯上躺了一具零件被拆開的發電機,一串串銅線冒出肚子。

「是一種海底生物,那些是牠的內臟。」康諾以欣賞的語氣說。

「你這個壞海盜。」依莎貝拉說。

「如果我是壞海盜,那妳就不要笑,人質要哭喊才對。」

壁爐裡擺了好幾瓶水銀和實驗用燃料,尼克拉斯不讓手下搬下樓,他說那些燃料太不穩定,而且萬一起火,也只會在煙囪裡燃燒。

康諾指著瓶子說:「毒藥瓶,從龍屁股擠出來的,只要聞到人就會蒸發。」

聽起來很有可能,依莎貝拉不知該不該相信。

躺椅上擺了好幾桶肥料,有些微微散發蒸氣。

「也是龍的屁股擠出來的。」康諾讚嘆地說,一副很聰明的樣子。

依莎貝拉努力壓住嘴邊的尖叫,卻從鼻子發出哼聲。

「是肥料啦。」康諾心生憐憫:「幫助島上植物生長。」

依莎貝拉怒氣沖沖地說:「你太陽下山就會被吊死,公主說了就算。」(待續)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