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轉星球文化 黃俊隆談《我在DK的出版歲月》 

保持初衷比出到暢銷書還難

YLC44.jpg 大家不要以為《我在DK的出版歲月》就是一本跟出版業有關的書而已,裡頭有很多東西有共通性,它可能不見得只有在英國、美國可以用,也不見得是只有在出版業可以用。

 

書裡面有很多東西,跟我自己當時創立自轉星球到現在的一些心境跟歷程很像。譬如說DK剛創立的時候,滿懷熱忱跟初衷,不要有專業經理人來管理,連會計也不要。這跟自轉星球很像,我們剛開始也有很多原則,譬如說不要有辦公室,也不要聘請員工,可是當我們走到第四年的時候,就開始覺得這樣不行,我是不是應該要多加人?我應該多花一些時間去找書、簽書,不要負責那麼多編務的事情,找個編輯進來分擔比較好……這中間會出現很多陷阱。

 

這事情讓我深刻體會到,一個企業跟品牌養成的過程中,最難的就是取捨的問題。原本你擅長的利基,到最後有沒有辦法在企業成長過程中堅守?一家有好創意的公司草創之初,總是懷抱著高遠的理想,不受疆界束縛,但沒多久就會面臨成長陣痛來攪局。公司要擴大、要管理、要會計,系統也要變得越來越複雜,才有辦法應付越來越龐雜的公司,結果,常常會走向變得越來越官僚一途……。

 

其實出版這件事,我覺得最重要的價值就是人,而不是在於你手上握有多少合約。合約都會到期,而人的養成才是出版社最重要的事。沒錯,人也有可能會跑掉,但是應收帳款也有變呆帳的時候,這是同樣的道理。

 


我要講的是,回頭去看你所處的公司,不管在面臨多大的規模、不管當時創業是不是為了創意、為了什麼理想或簡單的目的,你都得提醒自己不時回頭去思考一件事情:不管書多賣或多不賣,你都還是要相信你最初所堅持的眼光,及那些堅持所創造出來沒有辦法科學化去檢視的收益。

 

《我在DK的出版歲月》告訴我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編輯或企畫的價值有很多是你無法用科學化方法去認定的。譬如說有些公司因為上市、上櫃或某些無法改變的原因,可能在執行ERP的時候,會用數字檢驗是理所當然、無可厚非的,但是除此之外,你能不能在數字檢驗以外,有更多一點的人性化的標準去評量公司某些看不見的價值?你認定公司最重要的市場利基跟公司原本最先的初衷是什麼?有沒有辦法長久守住?然後不受市場改變,不受公司成長的陣痛期,還可以維持本質,我覺得這個是最難,也最令人激賞的。比起其它產業,出版人更應該多思考這些層面的問題。

我常舉的例子之一:把出版比喻成花園,你開始先在小盆栽裡播種。當植物長大到不行的時候,可能就要移植到陽台,然後陽台弄弄弄,又不夠大,沒有足夠供他成長的空間,你可能就要把它移植到森林。當植物到森林的時候你還要不要每天去灌溉?沒有人聽說過森林需要每天澆水、灌溉的吧?

 

蕭青陽很類似這個道理。我們從二○○四年開始便一直互相幫忙,至今,我覺得他已經是森林裡的一棵大樹,我要怎樣再守住他,或者說我怎樣去灌溉他,其實都不見得是有什麼多大的幫助。以自轉星球來說,他已經大到我們這個小花圃可能都不見得適合生長的狀況了,接下來我如何選擇一座適當的森林,讓他在森林裡自由成長。然後,可能那個森林周邊沒有什麼其他的限制,你還是可以陪著他,看他長得很好。然後我會思考,在這個森林以外,周邊的地理環境,可不可以再去做一個「夢遊人文創」,跟它互相對應、支援?這是有別於花圃式的另一種栽培、合作方式。

 

夢遊人文創可能是個溪流之類,但是養分其實是可以互相交流。所以我沒有擴張啊,我還是讓自轉星球維持原本的那個小小的花圃園地樣貌在呵護他。就像一個容器,滿了之後就溢到另一個容器,而那個養分跟那顆樹的本質是沒有變、也不能變的。

 

如果你本來是寒帶植物,為了擴張,硬去把它種在熱帶草原裡面,那就失去你原本要固守的那個價值跟理想,最後長成出乎你預料之外,且不見得能接受的樣子。在成長的陣痛裡,我們最容易放棄掉的也許就是這些吧。所以《我在DK的出版歲月》講會計系統這段,是我自己看了最心有戚戚焉的。我們現在也在推行會計系統,希望能把它變得程式化、規格化、制度化、體制化。

 

但是我常警惕自己,也會擔心,不要變成用ERP去管控一切。那對我來講,那只是管理公司的一個技術工具,就像DK找會計師一樣,你不是找會計師來否定你前面的創意、存在價值,而是讓會計師、讓公司的帳冊管理上,不會擔心導致壞帳、呆帳損失這些管理制度上的問題。如果變成會計師來了,他去審核說你這個成本率不對、太高,然後你這個ERP沒有達到標準,其實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每個植物都有自己稜稜角角跟個性的那一面,如何在移植的過程裡面留住原本這些生長的個性,而且又可以活得很好,不要因為一個專業會計師、律師進來,就要求說合約一定得怎樣處理,會計的帳一定要怎樣,lose掉你原本應有的那個彈性。而那這個彈性,是你企業本來生存最重要,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吳家恆採訪,戴芫品整理)

 

(編輯後記:前幾天去看了彎彎的紀錄片《帶著夢想去旅行》。自轉星球的黃俊隆是發行人,還把自己感動而泣的鏡頭也剪進去。怎麼會有這麼自戀的人呢?雖然是彎彎主演,但是真正在背後帶著夢想在旅行的,其實是社長自己吧?雖然有人說看了之後感動流淚,但我覺得這不是「送行者」那種催淚片。從頭到尾,我在黑暗中應該是帶著微笑和愉快心情看完的。尤其是彎媽說彎彎從小只會畫畫,如今做媽的看到她還是能在社會上做個有用的人,感到非常欣慰。多麼卑微而真實的期盼哪!推薦各位不妨看一看,台北雖然下片了,還是可以注意一下中南部的檔期呦。)

 

相關訊息可上

夢遊人+自轉星球部落格 

彎彎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