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黑暗時代的來臨
The Coming of New Middle Age

這次台北國際書展來了不少作家,其中包括香港的梁文道,幾個月前對許多人還是很陌生的名字,一下子變得能見度極高。日前碰到他,送了他一套剛重出的唐德剛《李宗仁回憶錄》,他一聽是把幾個目前的本子做了比較修整,興趣就來了。

又拿了一本《畢德堡俱樂部》,他端詳了一下封面文字,語帶懷疑地說:「這真的還假的啊?」我也據實以告,不曉得,但照作者的說法,是真有其事。至少,書裡頭放了不少照片、會議議程,就是要證明真有這麼個定期聚會,全世界最有權勢的政商名流聚在一起,討論世局。

        這些強權的政治領袖、跨國公司的大企業家聚在一起,沒有理由不討論自己正在做、想做的事,也沒有理由不尋求對自己有利的盟友、預先克服障礙。對於不明就裡的一般民眾,就只是看到一些似乎不容否認的「巧合」了。像是書中披露,在七○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機之前,世界領袖齊聚畢德堡俱樂部,就討論到油價大幅上漲的問題,過了半年之後,油價果然上漲。

        對於被蒙在鼓裡的大部分世人和政商領袖來說,油價漲得又快又急,根本來不及應變。可是,對於之前參加畢德堡會議的人來說,他難道不會運用這個知識做一些避險甚至獲利的動作嗎?同樣的道理,這兩年的金融海嘯和美中勢力的消長,畢德堡會議又有什麼「預言」和圖謀嗎?

        到今天為止,世人還不知道「畢德堡俱樂部」的性質,甚至,很多人連聽都沒聽過。因為,畢德堡俱樂部就是要低調,這些人是真正控制這個世界的人,根本不需要張揚,越是低調,越好辦事。

        在我認為,《畢德堡俱樂部》這本書的意義不在於提供了什麼具體可徵的證據,來證明這個組織的存在。因為作者費了十幾年所蒐集到的資料,從某個方面來說,已經過時了。他可能查出畢德堡俱樂部和石油危機之間的關連,那又能怎樣?他沒辦法知道這群人現在在想什麼、做什麼。這有點像十八世紀英格蘭的稅務官員在蘇格蘭查私釀的威士忌,很多被查獲的「犯罪工具」(蒸餾器)其實是即將淘汰的設備,故意通報英格蘭人來討賞的。

        《畢德堡俱樂部》說明了人性中對於權力的定義與運作方式,那就是──秘密。所謂權力,表現在知會與得到允許,如果事事都需知會,處處要得到允許,那也就沒什麼權力可言了。民主政治在西方的發展,也就是透過國王對稅金的需求,試圖得到被知會與批准的權力。但我們也看到,當銀行家崛起,並且有能力提供大量資金的時候,民主就不是一個非如此不可的發展選項了。(宋鴻兵《貨幣戰爭》就是在此大做文章。)

        就算政治制度的設計讓納稅人可以透過選票來表達意見,但是,為什麼只能在橘子和蘋果之間作選擇,為什麼沒有鳳梨和香蕉?是誰決定讓蘋果、橘子出線的?再繼續追究下去,就會發現,民主越來越像是一種幻覺,讓選民自我感覺良好,以為是人民當家作主。民主充其量是一道關卡,過了那個關卡之後,就是另一回事,這也就是政治學談的「寡頭鐵律」。極少數人能決定的事,幹嘛要那麼多人知道?

        尼克森在一九七二年與中國建交,就是在民主可說走到鼎盛所發生的秘密政治。他和季辛吉以及極少數幕僚瞞過美國國會、政黨同僚、反共盟友(中華民國),甚至連自己的副總統安格紐都不知道,突然與中國建交,就是秘密政治的代表作。而他事後還能擺平國內外的反對和質疑,就不知道應該說他政治手腕特別高明,還是他侮辱了民主。順帶一提,尼克森和創設畢德堡俱樂部的荷蘭雷恩哈德親王也多有往來。

        更不要提布希出兵伊拉克,一手備戰,一手捏造假情報,好讓一意孤行的獨裁本質仍符合民主的形式。順帶一提,照作者的說法,畢德堡俱樂部也「準確說中」美國出兵的時間,實在是太巧了。
秘密的本質,是雙方資訊的不對稱。在中古世界或任何原始的人類社會,知識被少數人所壟斷,光是會不會識字,就是造成不對稱的主要來源。今天的社會雖然教育普及,但是知識不對稱所能造成的利益或損害太大,能掌握到一個關鍵資訊的人,說不定就可以賺到一生花用不盡的財富,以致於社會彷彿又倒退回民智未開的原始社會。

        前一陣和如果出版的思迅聊到一個現象:在文藝復興的歐洲,書籍印刷還無法大量普及,不僅是知識的載具,也是一種禮物。後來,隨著啟蒙時代、工業革命,書籍印刷越來越普及,價格越來越低廉,到了二十世紀平裝本的問世,更是把書籍印刷帶到有史以來未曾見過的巨量。

        這個過程,似乎與歐洲民主的發展曲線是相合的。越多人具有閱讀能力,也就越掌握知識,並且運用知識改變自身命運與社會發展。那麼,是不是可以說,紙本書興盛,民主也在同步發展?
  

     在可見的未來,紙本書將有一部份被電子書取代,看來紙本書的全盛期已過,紙張不再是主要的資訊載體,整理完備的知識將與蕪雜、未加處理、甚至誤導錯誤的資訊一起以電子的方式流竄,扭曲是非、假造知識變得更方便容易,一般大眾將更容易被操弄、被蒙蔽。別的不說,有誰可以清楚說出到底國光疫苗是不是一個表現稱職的疫苗?美國對台軍售到底有沒有賣給台灣「對」的武器?美國牛肉輸台,到底風險如何?

        能同時具有足夠知識來判斷醫學、國際關係、武器性能的一般人,少之又少,如果還要具備國際金融、經濟、氣象的現代知識,更是不可能。所以,我們會發現,在一個「後紙本書時代」,民眾在各個知識領域都會變成相對弱勢。看起來一片光明,一切都攤在陽光下,但其實這恐怕比歐洲的中古世界還要黑暗。(吳家恆)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