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在江湖》不是我 

 

【作者簡介】

YLC56 農婦在江湖-s.jpg

 

農婦,海外知名的國際問題專家和散文家,

文字簡樸、直接、爽朗,見解獨到,

筆鋒幽默富情感,個人魅力十足,作品深受喜愛,

被稱之為「在歐美各地,有中文的地方,就有農婦的書。」

 

 

 

本書記錄其移居美國馬利蘭州之後窩居小白屋的生活軼事,

對美國社會與文化的看法,闖盪世界各地所見所聞的感觸,

以及緬懷抗戰年代的從軍歲月。

雖年紀老大,筆下盡是年輕人、新鮮事,

她的那種有趣,那份灑脫,字裡行間展露無遺。

 

文/農婦(國際問題專家、散文家)

朋友和他的朋友老山東來訪,問我:「你家有幾口子?」

「八口,女兒不在美國。」

朋友插嘴:「你家只有七口,怎會多出一個?」

「確實是八口。」我誠懇的回答。

朋友扳起手指:「你真老糊塗了,讓我數給你聽,你、你的老公、閨女、兒子、媳婦和兩個小孫子,總共七口。」

「還有一個納米(Not me)。」

老山東問:「誰是納米?」

「這是他的洋名,中文名叫『不是我』。」

「好怪的名字,他姓什麼?」

「不知道,我們管叫他納米。」

他以為我的神經有毛病,也就不再追問了。

2011-05-26_160648.jpg不知在什麼時候,我家便有了「納米」,且舉例證明他的存在,先從老伴說起吧;他每早要去後園打太極拳,進屋不換鞋,常在淺色地毯上留下濕泥、碎草;出街不鎖門,輕輕一推,大門應手而開;幫我清潔廚房,總有一兩個羹匙或碗蓋失蹤(連同瓜皮、菜根、雞骨、螃蟹殼,一併扔進了垃圾桶),我若責問,他必回答:「納米!」

今年春,由香港回來,收到交通部罰款通知,說我的車在大學校園泊錯了車位。我剛到家,何曾去過校園?問媳婦,她連聲說:「納米、納米!」嚴查之下,才知道「癩痢頭兒子」曾碰壞車,送去修理,無疑的,這期間他用了我的車,我問他:「是誰開過我的車?」他衝著我喊:「納米!」

至於兩個小傢伙,更時常提到「納米」,「誰把玩具撒滿地下室?」「納米!」「誰在地毯上潑了牛奶?」「納米!」「誰忘記關電腦?」「納米!」總之,所有壞事全是「納米」幹的。

月前,我的Beta錄放影機壞了,這種老式機早已遭淘汰,絕跡市場,老伴的兩百多卷京戲小影帶,豈不成了廢物?「癩痢頭兒子」把他的小帶機搬了來。不料,畫面模糊不清。拆開一看,裡面竟塞了顆蠟紙包裹的咳嗽糖。據媳婦記憶,曾經買過這種糖,於是審問兩個小兄弟,弟弟小傑眨眨眼說:「納米!」再問哥哥小騰:「是你嗎?」小騰想了想,說:「梅比(Maybe)。」

當時,小傑只有兩三歲,手多多,我們肯定咳嗽糖是他塞的,但是,為什麼小騰會招供呢?小騰解釋道:「因為你們希望有人承認,那麼,我承認好了。」

小騰帶來令人驚喜的「梅比」,但願他長留我家。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