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裡的真愛密碼——我讀《簡愛》

文/簡媜(作家)

 簡愛cover-s.jpg 

如果時間齒輪倒轉,光陰逆流,我被迫必須重回中學時期,再次經歷那段風雨淒苦、路途泥濘的少女歲月的話,當然我會搏命反抗,若抗議無效則談判--必須發還當年助我度過難關的一切配備,我才願意啟程。那麼,光陰倒流旅途中,我隨身攜帶的最重要行李是書,其中,有一本《簡愛》。

  即使離首次閱讀已數十年,我依然記得西洋名著中那三本帶給我澎湃感受的愛情經典:小仲馬《茶花女》、珍.奧斯汀《傲慢與偏見》及夏洛蒂、博朗特《簡愛》。在未被世俗污染的純粹心眼中,這三個故事釋放極大的情愛能量,其中,又以《簡愛》最能鍛練意志,激勵困頓之心。

  因為,這是一個孤女突圍的成長故事,一個捍衛自我且勇於逐夢的女性故事,一個心靈契合,共度災厄的愛情故事,一個憑藉自身力量終於獲得命運理應給她所有補償的奮鬥故事。相較於《茶花女》:階級與悲劇、《傲慢與偏見》:性格與發現,我更珍惜《簡愛》所揭示的命運與補償的主題。

  一個名叫簡愛的孤女,集一切悲苦於一身:父母雙亡、寄人籬下,飽受舅母輕視,表兄姊欺凌;她不止一無所有,連稍為可以改善處境的甜美外貌、溫馴性情都缺乏〈女僕直言:「如果她是個又乖又漂亮的小孩,可能還有人會同情她的孤苦無依,可是像這麼一隻惹人嫌的小蟾蜍,不可能有人能夠對她施與愛心的。」〉作者塑造簡愛堪稱心狠手辣,讓十歲女孩承受超齡磨難。接著,舅母乾脆送她到專收孤苦女孩的慈善學院,任其自生自滅。

  是鳳凰,不怕火燎,是晶鑽,不畏刀磨,在那家飽受貧病威脅的學院歷練八年之後,簡愛踏出追尋自我人生的第一步,她來到豪富之家荊原莊擔任家庭老師。

  在這裡,簡愛與長她近二十歲的荊原莊主人羅徹斯特先生展開一段驚心動魄的情愛試煉,歷經懸疑、破壞、分離、絕望,終於有情人結成眷屬。

  階級與年齡的差距,不是夏洛蒂.博朗特要探討的,她對愛情裡的「複雜」深感興趣,是以安排一個歷盡情愛滄桑的中年男主角與一個毫無情愛經驗的純潔女子共同演繹高難度的「複雜」,看看尋找真愛與初戀兩股力量會激迸出什麼火花?是誰有本事御繁為簡,終於保全刻骨銘心的愛?是誰能扭轉看來不可逆的現實困難而開出一條生路?

    這一切,顯然以簡愛的性格為關鍵。

作者運筆出神入化,刻劃人物細膩自然。她派下坎坷命運給簡愛,同時步步磨練,凸顯簡愛剛強不可屈服的膽識與個性。譬如,當舅母違背舅父照顧孤女的遺願,要送走十歲的簡愛時,她內心翻騰:「我一定要說出來,我一直受到殘酷的踐踏,如今非得反抗不可……」於是高聲向舅母反擊,數落她對她的凌虐。夏洛蒂描寫簡愛吶喊之後「靈魂開始擴張、狂喜,帶著一種前所未有的解放與勝利感,彷彿掙脫一道看不見的束縛,奮力爬進意想不到的自由之中。」這一刻劃為簡愛的性格定調,於是,我們毫不驚訝她進入孤女學校後遭遇的每一道難題只是更淬鍊其堅毅不撓的意志而已。磨刀練劍之後,她踏進那幢被陰鬱封鎖的大宅邸,改變了羅徹斯特的命運。

相較於簡愛身上的陽光力量,男主人翁羅徹斯特則顯得陰柔寡斷。他的外貌健壯、嚴肅、悒鬱令人生畏,實則內心極為溫厚、柔軟。他之所以身處泥淖之境正因為不忍之心太過,概括承受別人加諸於他的苦厄;他接受父親安排的婚姻遂有了瘋妻,不忍遺棄瘋妻遂阻斷幸福生活;他接受變心的法國情婦指派給他的私生女,不忍這小女孩孤苦伶仃所以帶回英國為她請家庭女教師。因一份柔軟心,他承受苦楚,也因這份柔軟心,他的人生有了翻轉的契機。

  作者分頭操控簡愛與羅徹斯特這兩個在命運路上嚐盡酸楚與孤獨但內心十分高貴的人,為他們安排一場極具象徵意義的初相逢。

  冬日夜暮低垂時分,路面仍覆蓋一層薄冰,簡愛於返回荊原莊途中坐在路邊獨自品味黃昏的寂靜,忽然聽見達達馬蹄,不一會兒,人馬摔倒,扭傷腳的正是自外地返回的羅徹斯特。天空掛著冷月,寒風徹骨,在這萬籟俱寂時刻,身量壯碩的羅徹斯特得向纖弱的簡愛求助,搭著她的肩,一跛一跛地走向受驚的馬。

  自此,強弱位階已定,完全顛覆英雄救美、菟絲附女蘿的俗套,簡愛逐步取得主導地位;兩個月後某個深夜,簡愛及時自火舌中〈事後得知是關在三樓的瘋妻偷溜出來縱火〉叫醒熟睡的羅徹斯特,免去一場災禍,他握住她的手說:「妳救了我的命,我很高興能欠妳這麼大一筆人情債。」甚至稱她為「我珍愛的守護神」。由此可證兩人的對應關係。

  簡愛固然因坎坷的成長經驗而流露憂傷神色,內心亦孤高,只有徜徉於自然景致或書籍之中才讓她悠遊自在,稍忘現實酷境。然而,她並未失去尋求幸福的意圖與行動力,受傷的心靈尚具有自癒功能,而且是強勁的自癒力。夏洛蒂對這部分的塑造可說不遺餘力,意欲刻劃出典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女性陽剛力量,這在浪漫小說中是罕見的。正因為這股生命力,簡愛能面對在孤兒學校被虛假的贊助人當庭羞辱要學生「避免跟她在一起,把她排除在妳們的遊藝之外,不准她加入妳們的交談。教師們,妳們必須監視她……懲罰她的肉體,以拯救她的靈魂……」,盡力為自己辯護,終於獲得師生接納。她面對摯友海倫罹患傷寒被隔離,趁夜深無人溜去海倫房間與她共度人生的最後一夜,兩個抵足而眠的少女不畏死亡威脅保住了友誼之淒美與聖潔,海倫死後被隨意葬於叢草土墩中,十多年後簡愛為她豎立有名有姓的石碑且刻上「復生」。種種經歷,無不淬鍊簡愛「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生命力量。

  因這力量,她才能扭轉宛如被女巫的符咒封鎖、淪為往事之家回憶之所的陰森宅邸,才能「救贖」另一顆受傷的心靈--依恃勇氣而救、憑藉愛而贖回。

  當然,夏洛蒂並未滿足於女性陽剛力量的展現而已,若是,當羅徹斯特與簡愛墜入情網之後只需動用幾處情節即可解除重婚困擾。讓有情人成眷屬〈真這麼做這小說也就不值一讀〉,夏洛蒂在婚禮上活生生拆散羅徹斯特與簡愛,導致簡愛祕密出走,流離失所,羅徹斯特深受絕望打擊,日後遭火劫而身殘目盲,作者用盡殘酷手段為了演化本書另一主題:唯真愛能癒合一切殘缺。

  主導權仍在簡愛手上,離開荊原莊後她再度從一無所有中站起來展開新生活,且因繼承一筆遺產而成為「不但富有,而且獨立,我是我自己的主人。」相較於羅徹斯特宛似槁木死灰的處境,簡愛有機會展翅高飛嫁入豪門攀附權勢,然而她再次忠於「自我」這崇高的價值,重回羅徹斯特身邊,因為「在他面前,我徹頭徹尾地活著,而他在我面前也一樣。」真愛無需多做解釋,真愛也不受現實澆潑而減其熱度,真愛往往必須靠彼此奮力贏得,而非天上掉下的禮物。當我們讀到歷盡滄桑之後羅徹斯特與簡愛「我們舉行的是一個寧靜的婚禮,在場只有他和我、牧師和書記」時,特別能感受繁華落盡只剩彼此的悠然境界。

  出身牧師之家,姊妹皆具文采〈兩位妹妹愛蜜麗.博朗特《咆哮山莊》、安.博朗特《阿格涅斯.葛萊》〉的夏洛蒂〈1816-1855〉生於英國約克夏郡,身量嬌小、相貌平凡,據云生性內向、沉默寡言,然觀其畫像,悒鬱氣質裡藏著銳利眼神,絕非平凡之輩。在十九世紀仍受傳統價值束縛的英國,竟能塑造出具有高度女性自覺,勇於追求真愛不受世俗觀念操控的女性堪稱先鋒,試看夏洛蒂藉簡愛之口道出:「女人總被認為應該非常安靜,可是女人也和男人有一樣的感覺;她們像她們的兄弟一樣,需要運用她們的所有機能,需要一塊領域讓她們可以施展幹勁,她們分毫不差地跟男人一樣,會為過於嚴厲的限制而苦惱,為過於斷然的停滯而痛苦。而那些享有較多特權的同類卻說她們應該認分地做布丁、織襪子、彈鋼琴、縫口袋就好了,這真是心胸狹窄。」《簡愛》一書寫於一八四七年夏洛蒂三十一芳齡之時,有此識見,令人激賞。

     馬奎斯曾說:「好小說是這世界的一個謎。」那麼,才氣縱橫的作者就是這世界的一個解答。《簡愛》之所以能通過時間窄門讓不同時代讀者讀出不同興味,在於它是一本活的有機體,如星鑽面面放光。夏洛蒂具有一支能呼風喚雨、令大海回瀾的妙筆,無論寫景抒情寓意皆極具敘述魅力;能馳目騁懷以季節容顏貼寫人物內心,能雄辯滔滔。讓男女主角以智識交手埋下惺惺相惜的愛意,又能忽遠忽近、欲迎還藏轉筆描寫愈來愈纏縛的情愫,更能寫盡破滅與絕望之苦,道出灰飛煙滅之後復合的狂喜。

在世上只活三十九年的夏洛蒂給了世人一部悲喜交集的愛情經典,自己卻在三十八歲結婚後只享九個月婚姻生活即病故,回到命運與補償的角度來看,也許《簡愛》就是她過於荒涼的一生的補償吧!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ihchihfan
  • 這篇導讀寫得極好。
  • Abby
  • 這篇導讀讓我想要讀這本書!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