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園區迪士尼樂園化之後

文/吳家恆


書封

幾乎人人都聽 過迪士尼樂園的種種,如果有機會親自前往,大概還是會對狄士尼感到驚豔:在面積廣大的園區中,便捷的交通。乾淨的環境、親切的服務人員。放眼望去看不到任何監視器,但是一有任何狀況,園區馬上就會出面處理。

        一個下雨天,我在奧蘭多迪士尼樂園往返飯店和樂園的交通車上,司機邊開車,邊歡迎乘客,邊解釋目的地狀況。司機說完之後,問乘客還有沒有地方是他可以效勞的。一個帶小孩的爸爸說:「有,可以把雨關掉嗎?」引起了車上一片輕笑。

        迪士尼樂園標榜這是一個「能讓夢想成真的地方,」園中有一座雕像,是打造樂園的華德‧迪士尼和他所創造動畫角色米老鼠握手,牌子上寫著「事業伙伴」(partner)。華德‧迪士尼的構想的確瘋狂,他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不存在的人物,還把想像中的角色和它們所處的世界搬出銀幕,在世界各地建造了一個又一個的樂園。

        正是這種化虛為實的意志與能力,讓那位乘客爸爸心中不禁想著,迪士尼樂園應該有把開關關上,讓雨停止的能耐吧?

迪士尼樂園是個日常生活的例外,是另一種意義的「租界」,在這裡,是另一種價值在支配。在某個意義上,開發中國家所有的工業園區、軟件園,都是租界的變形,也都是資本家的迪士尼樂園。

環境髒亂?沒問題,園區裡頭保證纖塵不染。行政效率不彰?沒問題,園區一切流程與標準比照西方國家。基礎建設不佳,這個簡單,園區裡不僅有廠房還有優美的宿舍。還有問題嗎?那租金和稅率呢……?減免、全免、或是其他的補貼措施,都可以談。

種種優惠的措施,已經變成許多地方工業園區的起碼條件。不夠優惠,大企業還不願意多看一眼呢?繳稅,那是天方夜譚!

政府的施政動能,來自稅收。稅收短少,政府不想增稅,只有舉債。爭取了半天工業園區,於稅收沒有助益,各國政府為何要做呢?

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當然是就業率。園區收不到企業的稅,但是可以創造就業機會。如果創造的還是高薪的工作,這批高收入者的需求還可以帶動其他工作機會的創造,如此一來,有工作機會,也有受薪階級的稅收。但這還是划不來,對不對?政府放掉大魚,只抓小魚。但是沒關係,稅收短缺,能靠舉債,痛苦是以後的事。但是,失業率飆高,痛苦是眼前的。

說穿了,各國政府在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在買工作。羅斯教授的《當產業都外移中國之後》,很尖銳地點破了這一點。石油用買的,其他原物料用買的,就連工作機會,也是買來的。中國大陸犧牲勞工權益、環境、匯率,就是要把台灣、美國、歐洲的工作給買過來。用一般常見的說法,這叫做「產業外移」。

譬如台灣政府,為了保住工作機會,喊出「鮭魚回流」(這是哪個笨蛋想出來的口號,鮭魚回流日,就是將死時),同時別無選擇地祭出各種優惠稅收的措施。

所以說,世界各國不僅在搶資源,也在搶工作。在一個平坦世界的殺戮職場,對失去工作的恐懼成為跨國資本家最便利的武器,用來壓榨員工、降低薪資。而在報上看到的數字也加深了這種恐懼:全球有8100萬青年失業人口。2009年,全球15到24歲的勞動人口中,失業率達13%。

就算這些失業人口找到工作,薪資、勞動條件、尊嚴感都已經受損。這還不算全球1億5千萬青年雖然有工作,但所得並不足以脫貧。

各國政府面對自家失業率居高不下的狀況,只有舉更多的債、買更多的工作。職場上各個世代的未來在哪裡,老實說,這些政治人物不知道,也不在乎。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