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吳家恆

R0014719.JPG

 

地點:台南大天后宮

與談貴賓:張廷玉、和珅 

 

張廷玉:各位府城的記者朋友及社會賢達代表,這次唐博先生的《清朝權臣回憶錄》在台灣問世,遠流出版籌辦了這次記者會。我很感謝遠流出版的盛情,邀請我擔任這次新書發表會的與談貴賓,也剛好藉著這個機會,談一談我的台灣初體驗。

我是在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進入刑部,任左侍郎、兼任內閣學士。次年二月,我和其他兩位大臣奉命出京,到山東辦案。這次差事辦得皇上十分滿意,在六月將我升任吏部侍郎兼翰林學士。在這之前的四月,朱一貴已在台灣大里杙起事,也正是在各位所在的大天后宮登基為「中興王」,承襲明制,國號大明,年號永和,且廢除薙髮令。

這麼一來還得了,驚動了皇上,於是命提督施世驃和總兵藍廷珍從澎湖出兵,六月就已經收復府城。我記得那年閏六月,沒多久就擒獲朱一貴,到了雍正元年四月才剿盡。

說到藍總兵,他在府城水仙宮還獻過匾「萬里波澄」,不知道還在不在?

大天后宮本為天妃宮,後來皇上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奏准追封媽祖為天后,御匾「輝煌海澨」。同年,後來雍正爺御筆「神昭海表」,乾隆爺御匾「佑濟昭靈」,以降嘉慶君,道光君,咸豐君,光緒君等君王都御筆親題匾額,可見遠流出版選在天后宮舉行的《清朝權臣回憶錄》新書發表會,內中有深意。

皇上大行是在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凌晨,其間傳位的諸般驚險事端,各位從許多正史、野史都有所聽聞,在此不另贅述。先帝駕崩,新皇即位,我奉旨辦理翰林院文章,又升任禮部尚書、回南書房伺候、加銜太子太保,還擔任《聖祖仁皇帝實錄》纂修副總裁官。那段時間,宮裡的事忙得我實在是昏天暗地,平定朱一貴之亂,首腦既已就擒,在我來看也就是小事一樁了,沒太放在心上,說來慚愧,我對台灣所知相當有限。這部份,我們就請乾隆朝正紅旗步軍統挺、軍機大臣和珅大人為各位補充。

和珅:謝謝張廷玉大人的介紹,不過在此要做個小小的糾正,請張中堂大人勿見怪。

張廷玉:好說,好說。

和珅:張中堂說我是正紅旗,這點是對,也是不對。我在乾隆四十一年從正紅旗抬入正黃旗,皇上也在正黃旗領地德勝門內什剎海邊上賜我一塊地,所以我其實是正黃旗。張廷玉大人乃本朝第一位封伯爵的漢族文官,死後配享太廟,對這點應該是明白才對。

張廷玉:失敬失敬。就如和中堂所說,中堂大人抬入正黃旗的時候,我已經在太廟,對此不甚清楚,還請中堂大人見諒。

台灣在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發生林爽文之亂,以及之後乾隆六十年祝壽事宜,和中堂都是身居要職,總管其事,所以還是請中堂談談您的「台灣初體驗」吧,請!

和珅:張中堂不愧是國之棟梁,身段柔軟,手段圓融,言語外柔內剛,能歷經三朝,仍得善終,和某遠遠不及,佩服佩服。

各位台灣的朋友好,來到台灣,老實說我心情挺複雜的。因為如果不是子孫不肖,西洋人心懷鬼胎,加上孫逆推翻本朝,創立「中華民國」,我八旗子弟今天或許還能過平安日子。

台灣我雖然沒來過,但是在平定林爽文之亂後,皇上下旨,製作《平定台灣戰圖》銅版畫,皇上也讓我看了,所以像是諸羅(今之嘉義)、斗六、集集、枋寮,我都看過。就連現在很熱門的日月潭,當年稱水沙連,我也是見過的。這副圖我有兩百多年沒見著囉,聽說台北城的國立故宮博物院有藏,若有機會,倒很想再瞧瞧的。

方才張中堂大人提到康熙六十年發生的朱一貴之亂,在這六十年間,台灣「三年一小叛,五年一大亂,」在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居然又發生林爽文之亂,皇上當然大怒。我曾在宮中檔案看到雍正爺在位期間福建觀風整俗史上奏,提及台灣「民風澆薄」,果然不假。

當年朱一貴之亂,先帝康熙爺花了兩年平定,皇上(乾隆)的個性,各位也曉得,什麼都要和康熙爺比、和堯舜文武湯比。所以皇上便親授方略,命陝甘總督福康安為平台將軍,海蘭察為察贊大臣,兩個月之後就逮捕首謀林爽文,從起事到平定,共花了一年又三個月,比平定朱一貴亂事足足少了九月有餘。

皇上龍心大悅,得意非常,在乾隆五十七年寫下《十全記》,武功其一「靖台灣」,指的就是平定林爽文之亂。這次平亂之所以如此順利,除了皇上天縱英明,福康安大人勇猛善戰之外,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借重台灣生番。

像是乾隆五十二年年底,福康安為截堵莊大田入山之路,便派熟悉番情的生員劉宗榮前往大武隴山後之內攸番社曉諭生番協力。這地方其實離這裡不遠,就在東邊楠仔溪和荖濃溪的流域。「大武隴之戰」一圖,山巒突起如奔雲,兵丁無數如蟻,乃皇上下詔,令宮廷畫師姚文翰等人繪製,栩栩如生,有如親臨台灣。

乾隆五十一年(1790年),皇上八十大壽,祝壽這件差事落在我身上,福康安上奏,「酌令生番頭目數人……進京瞻仰天顏。」福康安是皇上跟前的大紅人,虧他想得出安排生番進京的想法,皇上當然更高興了。

皇上思慮周密,還特別指示:「即令應行引見之義民與生番等俱於秋涼後一同起程,並計算日期,務於十二月十五以前到京,以便同年班眾部共入筵宴。」就這麼,我見到了台灣番社四大頭目:屋驁總社番頭目華篤哇哨、阿里山總社番頭目阿吧哩、大武隴總社番頭目樂吧紅、傀儡山總社番頭目加六賽。

那次祝壽真是成功熱鬧啊,哪知十年後,皇上駕崩,嘉慶爺即位,突然解去我軍機大臣和步軍統領的職務,抄家賜死,手段霹靂,不讓雍正爺,我也落得「貪官和珅」的千古罵名。

不過,在此我要特別感謝唐博先生,他在《清代權臣回憶錄》裡,多少為我說了幾句公道話。說我貪,放眼古今百官,哪個不貪?我雖然貪,但也對後世做了一些貢獻。《四庫全書》,皇上命我擔任正總裁,《紅樓夢》曾被查禁,也是由於我的眼光獨到,看出這部奇書的文學價值,經過我的運作,《紅樓夢》才得刊行天下。不是我和某人自誇,這兩筆大功,抵得了許多大過,而且我一生積蓄沒入官府,各位就把它當成我替朝廷存了一筆定存吧,嘉慶君甫即位就解約提取,國庫也因此充實。說起來豈不是另一件功勞。

張廷玉:謝謝和中堂的一席話,我也長了不少見識。接下來,遠流還會繼續推出唐博先生的《清朝權臣回憶錄》和《清朝皇帝回憶錄》,讓各位二十一世紀的讀者,更能認識本朝歷代君王名臣。


創作者介紹

遠流人文歷史部落格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