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穿過黑暗的玻璃──詹宏志二看《天才雷普利》

講者/詹宏志

本文內容整理自:「擾人的閱讀經驗──追緝天才雷普利」,2010/08/04,14:00-16:00,敏隆講堂

整理/梁仕旻,標題由編輯所加


E0231-web.jpg

  《火車怪客》跟《闖禍者》只是海史密斯初次啼聲的作品,她還沒真正一頭鑽進犯罪者的狀態。但是等到《天才雷普利》出來之後,就不一樣了。

  這部作品驚世駭俗,嚇到了當時的評論者。今天的讀者看很多了,也比較鐵石心腸,可是50年代的美國還是相當純樸的社會。所以《天才雷普利》的結局,對當時的讀書界是一大考驗。

  有趣的是,第一個接受《天才雷普利》的是法國。美國那些罪犯為中心的小說,在法國的名氣都比在美國高、接受也早。法國人是最早接受海史密斯的雷普利系列小說,而在英語世界裡頭最早接受雷普利的都是一流的小說家,而且都不是寫推理小說的小說家。

  《天才雷普利》從一開始就有點吸引人了,因為雷普利感覺有人在盯著他看,他懷疑這人是在跟蹤他,所以他一直在換地方,一會兒進到這家店,一會兒又忽然走進一家咖啡店。結果這人又跟來了,坐在那邊看他。雷普利也一直在擔心是不是有什麼事已經被知道了。

  也就是說,從開頭的短短的一百個字裡頭,我們知道,雷普利被追蹤,他對追蹤感到害怕,因為他覺得有什麼事要東窗事發,所以他一定做了什麼事。最後,跟蹤他的人走了過來,問他是不是湯姆‧雷普利。那人又繼續問他是不是狄奇的朋友,並表明自己是狄奇的父親。這本小說是這樣開始的,這個場景其實是亨利‧詹姆斯《奉使記》的開場。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N9053.jpg 穆彰阿回憶錄,「一朝天子一朝臣」

 

歷朝歷代的官場,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大清朝也不例外。曾經在雍正朝受盡恩寵的張廷玉,會在乾隆朝晚節不保;曾經在乾隆朝受盡恩寵的和珅,會在嘉慶朝家破人亡;曾經在嘉慶朝受盡恩寵的托津,會在道光朝栽在一份遺詔上。道光皇帝已經年近七旬,我的政治命運又會怎樣呢?

當時曾有市井歌謠,刺耳得讓我根本無法安寢:「海外方求戰,朝端竟議和。將軍伊里布,宰相穆彰阿。」然而,我知道,有皇上的庇護,我在戰爭期間排斥林則徐等主戰派的行徑就會得到寬容;有皇上的寬容,我才敢放出「兵興三載,糜餉勞師,曾無尺寸之效,剿之與撫,功費正等,而勞逸已殊,靖難息民,於計為便」的言論來,全盤否定沿海軍民的抗敵精神。而皇上已經病入膏肓,我的心也越來越慌。他沒有像先帝那樣履行祕密建儲的祖制,而是意外地提前宣布四阿哥奕詝為皇太子。這位未來的萬歲爺是個什麼樣的人呢?儘管我做過上書房總師傅,但跟他關係最貼近的,還是師傅兼親信杜受田。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也許要大禍臨頭了。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理/吳家恆

R0014719.JPG

 

地點:台南大天后宮

與談貴賓:張廷玉、和珅 

 

張廷玉:各位府城的記者朋友及社會賢達代表,這次唐博先生的《清朝權臣回憶錄》在台灣問世,遠流出版籌辦了這次記者會。我很感謝遠流出版的盛情,邀請我擔任這次新書發表會的與談貴賓,也剛好藉著這個機會,談一談我的台灣初體驗。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火車怪客到雷普利

講者/詹宏志

本文內容整理自:「擾人的閱讀經驗──追緝天才雷普利」,2010/08/04,14:00-16:00,敏隆講堂

整理/梁仕旻,標題由編輯所加

海史密斯寫的第一本小說是1950年出版的《火車怪客》。R0014670.JPG

從1942年到1946年,海史密斯替漫畫做編劇。後來她受到小說家卡波提的鼓勵或刺激,決心寫小說。完成之後,出版的過程還算順利,反應也還可以,並不是一炮而紅。後來有電影公司來接洽,提了四千美金要買電影版權,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以六千美金成交,永久買斷版權。

後來海史密斯對這點有很多抱怨,她常在寫信給朋友的時候提到這件事,抱怨這位導演非常小氣。我們知道買下版權的是希區考克,他並沒有露面,因為露面就不是這個價錢。後來這部電影的故事一拍再拍,版權一再授權,賺的都是希區考克,而不是海史密斯。

不過,這個抱怨有一點點得了便宜又賣乖。因為,一個剛出道的作家寫的沒有很紅的第一本書被大導演看上,真的是非常幸運。而且小說是在電影上演之後才紅起來,紅到海史密斯後來的任何書都變成搶手貨,而且紅到她會有一個重大的轉折,使得第一本書《火車怪客》跟第二本書《闖禍者》之間相隔頗久。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談海史密斯筆下的角色性向box-01_1.jpg

文/劉韋廷

派翠西亞.海史密斯是一位傑出之至的犯罪小說作家,關於她對推理小說的貢獻,詹宏志先生早在多篇文章中有所提及,在此不再贅敘。這篇文章所要談的,是本身即為同性戀的海史密斯作品中,另一個值得我們注意的環節──也就是她筆下時常被模糊處理、卻又總讓人能隱約感受到的角色性向問題。


  打從發表於1950年的處女作《火車怪客》開始,海史密斯便以極為巧妙的手法,讓書中主要的犯罪者角色,呈現一種與其他作家筆下歹角截然不同的姿態。表面上看起來,犯罪者之所以糾纏主角不放,除了罪行的共犯結構因素外,尚有藉由主角彌補其成長過程欠缺的家庭溫暖等原因。然而,到了小說的後半段時,這樣帶有社會諷刺性質的動機,卻逐漸透露出彷彿同性戀者愛上異性戀者的濃烈氛圍,也使《火車怪客》因此擁有更為豐富多元的寬廣解讀空間。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模式的多重矛盾cover_72dpi.jpg

文/張鐵志

 

中國崛起顯然是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現象。2008年之後,中國的身影在世界上更為巨大:他們在華麗的開幕式中舉辦了奧運,並且當全球金融風暴席捲全球時,中國仍然屹立不搖,甚至和美國共同被稱為G2。

因此這兩年國際上熱烈討論所謂「中國模式」。許多西方人過去以為隨著中國的經濟發展及其與世界的整合,中國終會證明「歷史終結論」,會走向西方的資本主義與自由民主。但逐漸許多人發現這是一個自以為是的期待,不少人更進一步合理化中國的發展模式,為其擔任啦啦隊,如最近在台灣出版的兩本新書《中國大趨勢》和《當中國統治世界》。 

中國國內當然更具民族自信心,充滿香港作家陳冠中比喻的「盛世」感。這兩年正逢改革開放三十週年,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週年,所以在回顧與展望時,許多學者開始進一步建立所謂「中國模式」的理論,強調其優越之處。

改革開放後的中國的確摸著石頭過河,走出一條特別的道路。1982年,鄧小平在中共十二大提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1991年,人民日報上第一次出現了「中國模式」一詞,因為柏林圍牆倒了,蘇聯垮了,中國卻在八九天安門之後繼續執政。2004年,美國人雷默(Joshua Cooper)提出中國道路是不同於主張新自由主義的「華盛頓共識」,而可以稱之為「北京共識」。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鰲拜回憶錄,「遭遇不測終悔過」
 N9053.jpg 

我早該預料到這樣的結局。

我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對付蘇克薩哈上,卻忽視了一個潛在的對手──愛新覺羅‧玄燁。

這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卻不乏他父親和祖父的智慧,而且早熟。這是一個還沒有經歷過多少滄桑的孩子,卻逃離了天花死神的糾纏,成為紫禁城裡為數不多的幸運兒。而我呢?一介赳赳武夫,三朝老臣。順治是小皇帝,但那時太宗皇太極的餘威尚在,且順治皇帝是我親自力爭才上臺的,我自然能忠心耿耿;而康熙雖說也是小皇帝,但他上臺的時候,我已經是輔政大臣了,多少有點看不起他。這個小皇帝似乎不太順從我,所以我早就想教訓一下他。他身邊的侍衛倭赫是內大臣費揚古的兒子,在御前對我不很恭敬。我一直想收拾他,也給小皇帝一個教訓。康熙三年(一六六四年)四月,機會來了,這小子擅騎御馬、擅拿御用弓箭射鹿,被我抓個正著,當即處死。費揚古對我自然痛恨不已,我乾脆以「怨望」之罪,將其和兒子尼侃、薩哈連一併處死,家產籍沒。這肯定給小皇帝一個極大的震動。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