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戰爭與愛情  時間:20100514,誠品信義店

  主講:溫洽溢(世新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

  吳家恆(遠流出版副總編輯)

  整理:黃少璋 

 

 

 

吳家恆:唐德剛去世後,中研院有一場研討會,當時還在世的成露茜院長就提起了一段往事,世新大學接手《傳記文學》後,她做了一些創新及調整,但是一些老讀者甚至歷史學家對這樣的做法不表認同,但是唐德剛當時寫信給她支援改變,由此可以看出唐是個心胸寬大的人。而他作為一個歷史學者,我們想到的都是胡適、李宗仁、張學良的口述歷史,在這樣的脈絡底下,很多讀者不知道要如何看待唐德剛的《戰爭與愛情》,這也是為什麼這場座談會選擇以這本小說為主題的原因,因為戰爭與愛情被忽略了這是一件非常可惜也不公平的事情。在前一陣子章詒和有一本書,在書中提到了唐德剛先生對他的意義,她談到了唐德剛生動的文字,把他當作寫作的典範,所以在章詒和還沒寫《往事並不如煙》之前,他練習的對象就是唐德剛。這裡碰觸到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唐德剛是個史學家,但是在他筆下到底是文學比較多還是史學成分比較多?以及這跟口述歷史之間又有什麼關聯呢? 

溫洽溢:我昨天讀到李歐梵一篇文章討論歷史與小說之間的關係,歷史給我們的感覺是專業史家蒐集資料做歷史的分析,小說是抒發情感。在西方,歷史是大的敘事,與小說是對立的,但是在中國,以司馬遷的史記來講,你可以從歷史來看,也可以用小說來看,歷史、小說、文學並不像西方那樣對立。在這過程當中,李歐梵感到比較遺憾的是在19世紀後中國有許多苦難的集體記憶,但是卻沒有訴諸小說,他特別提到戰爭文學,在歐洲像《西線無戰事》有很豐富的戰爭小說,中國卻很少同樣類型的作品出現。所以李歐梵主張中國應該寫戰爭文學,唐德剛的戰爭與愛情其實就可以視為一部戰爭文學。唐德剛先以史學家的身分撰寫歷史,然後來寫小說,剛好跟史景遷相反,史景遷雖然是歷史學家,但是他很擅長用小說、文學型式來表達歷史時代意義。唐德剛的小說最大的特點就是對時代的細節描述的特別詳細,從中可看出史學家很嚴肅的鋪陳大時代的背景。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  辛廣偉(人民出版社總編輯)

辛廣偉我第一次來台灣是1994年,之後也有一個機會和大家在國家圖書館交流,當時出版了《台灣出版史》,我要特別說明當初並沒有刻意要出這麼一部書,這是我對台灣的了解、觀察、學習的結果。我是在1990年初開始和台灣出版業接觸,因為那個時候我的工作單位在中華版權代理總公司,那個機構是新聞出版總署的一個直屬機構,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兩岸的出版合版權交流,包括把已經出版的台灣作品想辦法支付給台灣作者,因為那時後原本兩岸不通,互相出版是沒有付費的,後來因為交流了,雙方開始有一些可遵守的規則,所以那時後大陸出版了非常多的三毛、瓊瑤的作品,我就是在那個背景下進入那個機構。時間過的非常快,已經將近20年了,在座有許多朋友都是我在90年代初在北京就熟悉的。

台北在變北京在變,整個大陸在變,所以我跟大家做個關於出版界變化的簡單報告。當初我在中華版權很重要的一個工作就是和台北出版人打交道,後來94年我又有機會到這裡來,大家知道我們在大陸的出版機構全部是國有,這是和台灣最大的區別,所以我們那裡的名字也比較相同,比如遼寧美術出版社,就是在遼寧省出版美術書的,山東美術就是在山東,江蘇教育就是出版教育書的,是一個非常規範的狀況;但是當我和台灣出版業交流首先名字就非常不同,他叫遠流他叫遠景(有一點點淵源),他叫天下他叫九歌,他叫大地他叫爾雅,對呀,我們出版就是做文化的,可以取這麼美的名字,我們為什麼一定要取一樣的名字呢?但是當時的規定就是不可以。來到這裡之後呢,我就發現出版是可以有這麼多形態。第二個,我們那裡只有國營,我來台的時候也還有國營的台灣書店,但是還有基金會的、有報業的、有機構的,當然更多的是個人的、一個人出版,今天隱地先生也有來,當初年輕的時候做期刊出版,然後更加有理想幫作家朋友出書作一個出版社,我在1994年的時候是很難想像的。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雲端 《急診室春天》的女導演咪咪蕾德(Mimi Leder)在1997年導了一部《戰略殺手》(Peace Maker)。喬治克隆尼在片中演一個美國空軍軍官,嫉惡如仇、講義氣但目無法紀,讓跟他共事的白宮科技顧問的凱莉(妮可基嫚飾演)吃足苦頭。

 

克隆尼在片中為了追回失竊的核子彈頭,面對前蘇聯、南斯拉夫的恐怖份子毫不手軟,也免不了有掛彩的時候。相比之下,克隆尼在最近的新片《型男飛行日誌》(Up in the Air)中的工作實在文明太多了。一樣是在天空飛來飛去,但是不用臉塗迷彩、手握機槍、出生入死,只要西裝畢挺,往來於機場、商務旅館和會議室。整理行李的手法、面對機場安檢的動作非常熟練,一如他非常擅長於處理他的工作──受雇來資遣其他公司的員工。

     

       不流血、不流汗,頂多看別人流流淚,但這就是喬治克隆尼的工作。人生嘛,遭受打擊也不是壞事,有時反而是轉變的契機。但是,美好的話術無法掩蓋一個殘酷的事實:美國的產業在這二十年間大量外移。根據美國國會成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的調查,在美國給中國最惠國待遇之後的半年內,宣布有計畫外移製造部門的美國大型企業超過80家,從1992年到2000年之間,因美中貿易而喪失的工作有76萬件,在中國加入WTO之後,工作外移的速度還會更快,每年外移7-10萬件。

 


        

      除了直接外移的工作之外,每關閉一個大工廠──

 

對該產業及該社區每一個工作者的薪資產生漣漪作用,方式為降低要求薪資、約束工會組成與斡旋力量、削減稅基,並還減少或翦除相關承包、運輸、批發交易、專業與服務業等公司企業數以百計的工作。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長城往事.jpg女真族的先祖們在中原建立過一個強大的金朝,這些帝國的締造者們早已融合到漢族中去了,留在白山黑水的女真族還是一群互不統屬的半開化部落,他們的首領們接受了元朝的官職,世領自己的土地,過著半農耕半漁獵的生活。

 

到了明代他們同樣接受了朝廷封號,明太祖把他們劃為三衛:海西、建州和野人。這與兀良哈三衛的性質一樣,都被稱作「羈縻衛」。名義上是朝廷藩臣,向皇帝進貢,實際上獨立處理自己的事務。明太祖給他們的敕諭中寫到:

 

今朕即大位,天下太平,四海內外皆同一家。恐爾等不和,不相統屬,強凌弱、眾暴寡,何有寧息之時?今聽朕言,給與印信,自相統屬。打圍放牧各安生業;經商買賣以便往來。共享太平之福。(朝鮮李朝太宗實錄》

 

雖然皇帝有了敕諭,女真各部還是衝突不斷,朝廷仲裁他們的矛盾又往往使部落間衝突轉化為他們與朝廷的衝突。後來朝廷也就盡量少參與他們的糾紛,努爾哈赤的開始擴張也就沒有受到干涉。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00002.jpg是在什麼狀況下柏楊膽敢碰「醜陋的中國人」這麼大的一個題目?今天台灣言論自由如此開放,很難想像在當時封閉的時代,這麼敏感的問題具有多大的爆炸性。80年代有一齣很紅的「那一夜我們一起說相聲」,當時很轟動,柏楊很喜歡聽相聲,於是託人要了兩張票,是在中部某一所大學的場次。因為在中部,我們當天下午很早就準備出門去聽相聲,出門前忽然接到一通電話,對方是大學的人員,表示他們無法招待柏楊,要求他不要出席。柏楊又不是去演相聲,他是去聽相聲!我想說既然不歡迎我們,那就不去吧。柏楊說既然好不容易要到票,就要我一個人去。我就說好吧,那我去看,回來在演給你聽。正要出門,電話鈴又響了,對方問說:「你是柏楊太太?你也要來聽相聲?」我說是啊,對方說:「你也不用來了。我就傻住了。」當時這麼一件事說明當時的局面,柏楊是一個思想犯 ,一個大學學府竟然連他只是去聽個表演都不敢接納。可見一個社會的進步是需要很長時間的。

柏楊是個感覺很多、思想很澎湃的人,他觀察到中國長期專制、思想箝制之下,長期累積下來,民族性有很多要不得的地方。一個思想的改變很難,民族如果有缺點,現在改進了多少?該怎麼觀察?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國安會副秘書長
林碧炤:
《台灣的未來》出版時機非常好


 

出版一週緊急再刷

誠品網路書店「本日熱門商品」第2-3名,

與《當中國統治世界》不相上下


 


現任政大副校長的林碧炤教授曾在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擔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和國家安全會議副秘書長,李登輝總統發表「兩國論」,在美中台三邊關係掀起軒然大波時,把李前總統的言論翻成英文的人,就是林碧炤教授。

        這樣一位在兩岸、國際關係中活躍於學官兩界的官員、學者,對於卜睿哲當然是相當熟識的。我趁著出書之便,走了一趟政大,親自把《台灣的未來》送去,在林教授的副校長辦公室,說到卜睿哲曾與他就台灣的主權問題,有過很深入的討論,「就在你現在坐的沙發上!」林教授笑著說。

ylib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